张国安律师

2021-04-01

张国安律师,2000年获司法部刑事辩护“金獬奖” 

联系电话 :13087581850
咨询热线:400-888-0601
办公地点:陕西西安

陕西联诺律师事务所张国安律师,共产党员,高级(二级)律师,曾在军队服兵役6年,西安市公安机关工作26年,历任派出所所长、市公安局科长,西安电大中文毕业,因医疗纠纷学习法律,自学考试本科毕业;1992年考取律师资格,1994年担任专职律师;善于收集、审查、判断、使用证据,擅长刑事辩护,刑事代理,医疗纠纷,公安行政诉讼,成功办理多起无罪辩护案件。

张国安律师团队擅长业务领域

刑事辩护,刑事代理,医疗纠纷,合同纠纷,婚姻家庭,房产纠纷,劳动争议,行政诉讼。

 

张国安律师历年来所获奖项:

1996年被评为陕西省优秀律师;

2000年获司法部首届全国律师业务案例“金獬奖”三等奖;

2008年获陕西省律师刑事辩护优秀辩护词二等奖;

2011年获陕西省司法厅律师担任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法律顾问工作先进个人;

2013年与倪景红律师合办的李某医疗合同纠纷案入选2011——2012年度陕西省优秀法律援助典型案例。

 

      

   

张国安律师经典成功案例(目录)

1.齐××盗窃案:无罪辩护,一审判决无罪,当庭释放;二审驳回抗诉,维持原判;齐××获得被错误羁押910天的国家赔偿金23177元;本案获司法部首届全国律师业务案例“金獬奖”三等奖。
2.宋××贪污案:无罪辩护,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二审撤销原判,发回重审;重审判决宣告无罪。
3.蒲××诈骗案:无罪辩护,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二审撤销原判,发回重审;重审改判有期徒刑一年;二审(重申)判决宣告无罪;蒲××获得被错误羁押244天的国家赔偿金8020元。
4.狄××盗窃案:无罪辩护,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二审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检察院撤诉,公安机关不再追诉。
5.党××金融凭证诈骗案:无罪辩护,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二审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检察院撤诉,公安机关不再追诉。
6、贺×强奸案:无罪辩护,庭审6个月后增加伤害罪,一审法院对伤害罪判刑三年,对强奸罪“不予认定”。
7、杨××故意伤害案:无罪辩护(正当防卫致人死亡),一审法院判决无罪,检察院未抗诉;杨××获得被错误羁押526天的国家赔偿金115572元。
8、代××贩毒案:辩护人要求检察机关查明侦查机关刑讯逼供,要求侦查实验,检察机关作出不起诉决定。
9、陈××合同诈骗案:无罪辩护,一审开庭审理3年4个月后检察院撤诉,一审法院裁定“准许撤诉”,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
10、冯×医疗侵权案:护士误输酒精,致患儿植物人,鉴定结论“不构成医疗事故”,判决医院侵权赔偿。
11、李××公安行政案:退休工人被打,被公安罚款100元,引发四起诉讼,三告公安局,李××胜诉。

成功案例1:齐××盗窃案,一审判决无罪,当庭释放,得到国家赔偿,该案获司法部“金獬奖”。
齐××,男,1973年生,汉族,黑龙江省青年,1993年来西安某影楼打工。因涉嫌盗窃影楼经理19000元存单并取走存款,市公安局特警支队破案,1995年4月22日被西安某区公安分局收容审查,同年7月2日逮捕。张国安律师和王世博律师接受委托,担任辩护人。
一审辩护
某区检察院提起公诉,区法院1996年6月10日公开开庭审理。公诉人指控:“1995年3月29日下午7时许,被告人齐××窜至本市解放路某艺术影楼经理办公室,趁无人之机盗走定活两便存款单一张。次日,被告人齐××持所盗的存款单从中国工商银行××市分行解放路储蓄所提走现金19000元”。
张国安律师进行无罪辩护,使用控方证据证明:①被盗存款单存放地点不清;②被告人作案地点不清;③发案时间不清;④被告人作案经过不清;⑤被盗现金去向不明;⑥被害人承认经常让被告人去银行存款、取款,银行监控录像只能证明被告人取过1.9万元,不能证明存款单是盗窃的,不能证明被告人把1.9万元据为己有。
区法院认为:“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当年7月2日决定退回公诉机关补充侦查。区检察院8月1日把案件退回公安分局,“建议予以撤案”。
一审再次辩护
公安分局又查出齐××盗窃1部索尼牌随身听的犯罪事实,区价格事务所鉴定结论:“被盗的索尼收录机”时价为1450元。区检察院1997年5月3日再次提起公诉。区法院1997年7月16日再次公开审理。被害人出庭陈述:随身听是1993年10月从广东番禺县购买的,1994年4月借给员工陈某,被陈某丢失。被害人提供随身听皮套,证明随身听是自己的物品。控方5名证人出庭作证,陈某还证明自己笔记本中记有随身听的型号和机身号。张国安律师和王世博律师继续无罪辩护,指出:证人证言自相矛盾,互相矛盾;陈某连自己家电视机的型号和机身号也记不住,缘何写下借别人随身听的型号和机身号?被害人没有购机发票和保修证,皮套不能证明随身听是被害人的物品,被害人不知道“自己的随身听”使用几号电池,不可能是随身听的所有人。7月17日法庭继续审理,对盗窃1.9万元的事实进行调查。张律师要求宣读出示被害人所写、与被告人经济往来的一份帐页,以证明1.9万元已经交给了被害人。公诉人对这份证据来源的合法性提出质疑。张律师说明这是检察院移送法院、辩护人从法院复制的。审判长认为证据来源合法,允许辩护人宣读出示。公诉人以这次起诉未向法院移送为由,反对辩护人出示这份证据。合议庭没有采纳公诉人的意见,两名公诉人擅自退出法庭。1997年10月17日区法院公开宣判:“宣告被告人齐××无罪”,当庭释放齐××。旁听群众长时间鼓掌。
二审辩护
区检察院提起抗诉,西安中级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法庭辩论激烈。张国安律师和王世博律师除了论述公诉机关指控齐××盗窃随身听和1.9万元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外,还论述了公安机关侦查中违反刑事诉讼程序的10个问题:①立案有人情案、后门案的嫌疑;②特警支队无搜查证件,非法搜查;③特警支队非法扣押被告人的物品,782天后让被告人补签名,扣押的大多数物品没有扣押单;④现场勘查不及时,不全面,不符合法定人数,《勘查笔录》无效;⑤侦查辨认违反独立辨认和混杂辨认原则,《辨认笔录》无效;⑥价格事务所越权,《鉴定结论》无效;⑦侦查过程中被告人的财物被大量侵占、丢失;⑧被害人不能直接参加侦查工作;⑨侦查人员不能同时担任本案证人;⑩区法院1996年7月将案件退回检察院。在补充侦查过程中,对被告人有利的证据材料(39份93页)被侦查机关抽走。西安中级法院1998年3月10日裁定:“驳回抗诉,维持原判”。
申请国家赔偿
齐××1998年4月18日申请国家赔偿,区检察院逾期未作决定。齐××向上一级检察院申请复议,复议机关亦逾期未作决定。齐××向西安中级法院递交《国家赔偿申请书》,西安中级法院赔偿委员会1998年12月22日决定:某区检察院赔偿齐××被错误羁押910天的赔偿金23177元。
本案在各种报刊登载26次,省电台广播3次,被收入《脚印》、《要案公告》书中;《中国律师》杂志1998年第四期刊文:“打工仔忽陷囹圄谁是谁非,检察官突然退庭何去何从”。本案2000年获司法部首届全国律师业务案例“金獬奖”三等奖,载入《司法部首届全国律师业务案例“金獬奖”获奖作品选【刑事诉讼卷】》。
 
 
成功案例2:宋××贪污案,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二审撤销原判,发回重审,重审判决宣告无罪。
宋××,女,陕西省某外事服务中心职工,1996年因涉嫌与外单位刘××共同贪污,被检察院逮捕,提起公诉。《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利用为单位购买飞机票之机,与宋××合谋,加大机票价款,虚开发票,套取现金,共同贪污。西安中级法院1996年12月23日判处宋××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二审中,张国安律师和王卓律师担任辩护人,认为一审判决认定宋××贪污,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作无罪辩护。陕西高级法院1997年3月17日认为:“原审判决认定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西安中级法院开庭重审,张国安和王卓律师继续进行无罪辩护,指出根据现有证据材料,“合谋加价”事实不清,“虚开发票”情节不清,“套取现金”动机不清,赃款下落不明;同时指出,《起诉书》遗漏宋××对本案的举报之功。西安中级法院1997年7月3日认为:“辩护人关于起诉书指控宋××参予合谋贪污一节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辩护理由,经查属实,予以采纳”,判决:“被告人宋××宣告无罪”。
 
 
成功案例3:蒲××诈骗案,一审、重审均判有罪,二审(重申)判决无罪,获得国家赔偿。
蒲××,男,西安市某区档案局干部,因涉嫌与袁××共同诈骗,区法院1997年7月7日判处蒲××有期徒刑三年。二审中,张国安律师和罗利建律师接受委托,认真分析、研究案卷材料,利用控方证据和《起诉书》查明的事实作无罪辩护。西安中级法院1997年10月30日认为:“原判决认定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区法院开庭重审,张国安和罗利建律师继续无罪辩护,着重指出:①蒲××没有犯罪故意,不具备诈骗犯罪的主观要件;案卷证据不能证明蒲××故意骗人,《起诉书》已经查明“被告人袁××和被告人蒲××闲谈中,袁××谎称其在单位有一套住房需要出售”,蒲××只是以讹传讹,没有诈骗故意;②蒲××没有实施欺骗行为,不具备诈骗犯罪的客观要件;③蒲××是袁××诈骗犯罪的最早举报人。区法院没有采纳律师的辩护意见,1998年3月27日判诀:“被告人蒲××犯诈骗罪,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一千元”。
袁××和蒲××均上诉。二审中,张国安律师继续无罪辩护,西安中级法院1998年8月20日判决认为:“从现有的证据无法认定蒲××有共同诈骗的故意”,判决“宣告蒲××无罪”。
蒲××2000年6月5日申请国家赔偿,区法院和区检察院作出(2000)第01号《共同赔偿决定书》,决定对蒲××的申请不予赔偿。蒲××不服,向西安中级法院递交《国家赔偿申请书》。西安中级法院赔偿委员会2000年11月30日决定:一、撤销区法院、区检察院(2000)第01号共同赔偿决定书;二、区法院赔偿蒲××被错误羁押244天的人身赔偿金8020元。执行工作不顺利,借助新闻媒体,经多方努力,蒲××拿到区法院给付的赔偿金。
 
 
成功案例4:狄××盗窃案,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二审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检察院撤诉。
狄××,女,陕西某科技公司出纳员,因涉嫌盗窃,1994年9月22日被西安市公安局××分局逮捕,1995年2月23日取保候审,1998年3月18日收监。市检察院1998年4月29日《起诉书》指控:“ 1994年4月的一天,被告人狄××趁本公司财务室无人之机,盗窃公司购买的长岭股票认购专项定期定额储蓄存单十万元,后交给被告人曾×藏匿”。张国安律师和王卓律师担任辩护人,阅卷发现,虽然狄××曾经供述从财务室窗台上拿走一捆储蓄存单,但负责保管存单的会计和公司经理证明十万元存单(每张面值百元)放在财务室铁皮柜中,否认把存单放在窗台上。律师以作案地点、手段不清,作无罪辩护。西安中级法院1998年6月24日判决:狄××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一千元。
狄××上诉,张国安和王卓律师继续担任辩护人,辩护意见是:1、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①十万元存单锁在财务室铁皮柜里,没有放在窗台上,狄××不可能从窗台上盗走存单;②十万元存单被人用钥匙从铁皮柜中盗走,没有证据证明狄××从铁皮柜中盗走存单;③铁皮柜中与十万元存单放在一起的600元现金一同被盗,下落不明。2、公、检、法机关也不相信、不认定狄××从窗台上盗走存单,一审《判决书》含糊其辞地写:狄××趁“公司财务室无人之机,盗窃公司购买的”储蓄存单。此外,辩护人还指出:被告人曾×随着案情发展不断调整、改变自己的供述,一名重要证人的证言4年中发生(不利于狄××)重大变化,一审中证人无一出庭作证,一审案卷中有4份庭审结束后制作的、未经质证的证人证言。陕西高级法院1998年8月25日认为:“原审判决认定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市检察院撤回起诉;公安分局2000年6月12日决定取保侯审,释放狄××;2001年12月26日解除取保候审,不再追诉。 
 
 
成功案例5:党××金融凭证诈骗案,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二审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检察院撤诉。
党××,女,西安工商银行某储蓄所职工,因涉嫌盗窃,1998年10月6日被西安市公安局××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5日取保候审,2000年11月30日再次拘留,2001年3月8日逮捕。某区检察院同年11月28日《起诉书》指控:1998年8月20日,被告人党××从该所马××办公桌上盗走空白个人通知存款存折4张,与他人合谋伪造存折,8月22日上午从储蓄所提走现金36万元。
张国安律师和张朝宁律师接受委托,担任辩护人,认真查阅案卷,发现党××曾经供述的从储蓄所马××办公桌上偷走空白存折的事实,不能成立。张律师认真研究、分析控方证据,储蓄所9名职工轮流休假,平时5人上班,节假日不少于3人。案发后,储蓄所职工均未回家,集中在支行书写一周内的全部活动。9名职工所写上班情况,互相吻合,互相印证,真实可信。张国安律师根据控方全部证据,绘制储蓄所9名职工案发前后一周的《职工出勤表》,证明党××供述的盗窃马××空白存折当天(8月20日),两人不是同一班次,而且党××是结账员,马××是临柜人员,两人无需交接手续,一目了然地证明党××不具有盗窃马××空白存折的作案时间,进行无罪辩护。区法院2002年1月28日认为党××犯金融凭证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五万元,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党××上诉。张国安、张朝宁律师继续无罪辩护。西安中级法院2002年6月4日审查认为:“原判认定党××犯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区法院重审期间,区检察院2002年10月28日重新起诉,后又申请撤诉。区法院2003年元月4日裁定:准许检察院撤诉。公安分局2003年10月13日决定取保侯审,释放党××;一年后解除取保候审,不再追诉。
 
 
成功案例6:贺×强奸案,庭审6个月后增加伤害罪;一审法院对伤害罪判刑三年,对强奸罪“不予认定”
贺×,男,西安青年,因涉嫌强奸,2009年3月26日被西安市公安局××分局抓获,3月27日被强制戒毒,4月2日被刑事拘留,5月13日被逮捕。某区检察院2010年元月18日以强奸罪提起公诉。张国安律师担任辩护人,认真分析案卷材料,发现侦查机关办案中有违法行为。征得贺×家长同意,增加贺×的母亲为辩护人,参加诉讼。
区法院2010年3月31日不公开开庭审理,张律师论述本案是男女青年吸食毒品后的放荡行为,不构成强奸犯罪;同时,使用控方证据证明:①侦查机关对贺×刑讯逼供:戒毒所《戒毒人员体格检查表》和看守所《押员入所体检表》记载,贺某背部和双腿大面积皮下出血。②弄虚作假:派出所民警从发案现场提取“疑似毒品的物品,毛重约壹克左右”;5天后检验鉴定是甲基苯丙胺,“毛重4.5克,净重4.0克”,毒品数量无端增加3倍。③伪造签名:《拘留通知书》中贺×母亲的签名和指纹是他人伪造的。④有钓鱼执法的嫌疑:报案人陈某自称收到女友两条求救短信,派出所破案、解救被害女青年后,不收集固定陈某和被害人的手机短信,106天后去电信局调查,没有结果。手机短信的真实性值得怀疑,被害人求救的手机短信或者子虚乌有,或者怕见阳光;本案有钓鱼执法的嫌疑。庭审中,贺×的母亲对侦查人员刑讯逼供、打伤儿子提出强烈的、愤怒的意见。区法院4月16日将案件退回检察院补充侦查。公安分局补充查明殴打贺×的辅警和伪造签名的干部。2010年11月10日检察院再次起诉,增加(2006年发生的)故意伤害罪。区法院2011年9月9日再次不公开开庭审理,张律师继续无罪辩护。区法院9月29日判决:对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对强奸罪“证据不足,本院不予认定”。
 
 
成功案例7:杨××故意伤害案(正当防卫致人死亡),一审法院判决无罪,获得国家赔偿。
杨××,男,40岁,西安某国防工厂工程师,2013年10月14日清晨,和往常一样携妻子和女儿刚出家门,一陌生男子左手搂住妻子脖子,右手搂住女儿,刀架在女儿脖子上。杨××扑上去奋力夺刀搏斗。杨手指被划伤,陌生男子身中数刀,瘫坐地上。警车、救护车陆续赶来,陌生男子流血过多死亡,女儿被送往西安航天医院住院治疗。西安市公安局某某分局对杨××刑事拘留。杨××的妻子委托张国安、王美杰律师担任辩护人。辩护律师去看守所会见了犯罪嫌疑人杨××,决定无罪辩护。
侦查阶段律师向建议不批准逮捕,区检察院没有采纳律师意见,2013年11月14日批准逮捕杨××。区检察院认为“案情重大”,将案件报送西安市检察院审查起诉,市检察院又将案件交区检察院办理。辩护律师连续邮寄挂号信24封,要求检察院调查、收集对杨××有利的证据,并进行司法鉴定。检察院让侦查机关补充侦查。侦查机关查明杨××女儿是2007年1月10日出生,收集了病历、伤情照片和血衣;经司法鉴定,杨××女儿的伤情为“二级轻伤”。稍有办案经验的人都知道,这些证据证明:杨××的妻子和女儿被人持刀绑架,6岁的女儿受到暴力伤害,杨××为保护妻子和女儿的人身生命安全,夺刀搏斗中刺伤致死不法侵害人,是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某区检察院提起公诉。区法院受理案件,2015年1月9日不公开开庭审理案件。庭审中,被告人杨××坚定地为自己无罪辩护。辩护律师辩护的要点是:①《起诉书》审查查明被害人对杨××的妻子和女儿实施了绑架行为,这是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②杨××为保护妻子、女儿的人身生命安全,与不法侵害人夺刀搏斗,刺伤致死不法侵害人,是无过当防卫;依照《刑法》第二十条(三)款规定,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律师再次强调:“区法院越权管辖本案,诉讼程序严重违法”。 
2015年3月23日,区法院判决被告人杨××无罪,驳回附带民事原告的诉讼请求。区检察院没有抗诉。一审判决刑事部分生效。杨××已回单位上班,继续委托张国安、王美杰律师担任代理人申请国家赔偿,某区检察院赔偿杨××被错误羁押526天的国家赔偿金115572元。。
 
 
成功案例8:代××贩毒案,辩护人要求检察机关查明侦查机关刑讯逼供,要求侦查实验,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
代××,男,1974年生,陕西省丹凤县农民,2015年12月23日在商洛市商州区被陕北某县公安局民警抓获,涉嫌罪名是“贩卖毒品”。代××12月25日被刑事拘留,2016年1月27日被逮捕。代妻李××2016年1月14日来西安聘请律师。李××谈到:曾委托陕南L律师担任辩护人,L律师到某县看守所会见了代××,看到代身上有伤,代××谈了被侦查人员殴打逼供的经过,L律师认为案件难办,主动解除委托关系,不再担任辩护人。李××与永嘉信律师事务所签订合同,要求律师尽快会见代××,查明代××挨打的情况。张国安、杜世芳律师1月14日接受委托,1月17日(周日)到达某县,1月18日到看守所会见了代××。代××对律师说:自己没有贩卖毒品,被侦查人员戴着手铐吊打,忍受不了,信口胡说,第1次说从西安老王手里买了80克海洛因卖给刘某,第2次说是39.2克,第3次说“我没有贩卖毒品,以前谈话是胡说的,我是无罪的”,我越是否认贩毒,越是挨打。张国安、杜世芳律师看到代××双手腕有明显伤痕,右胸下部有凸起包块。
为了查明侦查人员是否对代××刑讯逼供(这关系到代××的有罪供述是否合法、有效,关系到律师的辩护方向),张国安、杜世芳律师2016年1月19日向县检察院检察长和侦查监督科邮寄《查明刑讯逼供调取证据申请书》,要求检察机关派员查明以下问题,并将调查结果及时告知辩护人:1、请检察官与犯罪嫌疑人代××谈话,直接听取代××被刑讯逼供的陈述;2、请调取代××进入看守所时的《入所体检表》,查明代××入所时身体是否有伤;3、请委托法医鉴定,查明代××双手手腕伤痕的长度、面积,形成的时间和原因;4、请委托法医对代××右胸下部包块进行检查,查明该包块是何种伤病,形成的时间和原因;5、请向2015年12月25日至31日与代××同监室关押的人员调查,查明代××被关押时身体是否有伤。律师的申请石沉大海。张国安和杜世芳律师1月31日、2月14日、3月16日、5月9日继续给县检察长和侦查监督科寄信。一位女检察官答复:案件报送延安市检察院,县检察院不管了。检察院是法律监督机关,查明侦查机关是否依法办案,是否对犯罪嫌疑人刑讯逼供,这是检察机关的法定职责。辩护律师要求检察院派员调查的问题,是县检察院应当查明、不难查明的事实。县检察院收到辩护律师10封挂号信,不派员调查,把问题交给了延安市检察院。张国安律师向延安市检察院邮寄《查明刑讯逼供调取证据申请书》。通过阅卷,律师看到了县公安局2016年7月18日《补充侦查情况说明》。《说明》称:“犯罪嫌疑人代××在商洛被抓过后,因路途较远,手腕上的痕迹属手铐所致”。 张国安律师认为县公安局的《说明》理不服人,8月15日向延安市检察院邮寄《侦查实验申请书》,强调代××从商洛带到陕北某县后,双手手腕不是“痕迹”,是血淋淋的伤痕; “因路途较远,手腕上的痕迹属手铐所致”,是不实之词,“路途较远”与“手腕痕迹(伤痕)”之间的因果关系不能成立;《刑事诉讼法》第133条规定:“为了查明案情,在必要的时候,经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可以进行侦查实验”。张国安律师申请进行侦查实验。具体方法是:在检察官监督、辩护人陪同下,侦查人员在某县给代××正常戴上手铐,拉到商洛市,再返回某县(路途是商洛到某县的2倍),以此检验代××手腕是否留下痕迹或者伤痕。检察院收到律师的挂号信,没有答复。9月初,代××之妻电话说检察院不起诉,代××已释放回家。张国安律师要求延安市检察院邮寄《不起诉决定书》,检察官不同意邮寄。2016年9月16日张国安律师往返1天,到延安市检察院领取了《不起诉决定书》。
 
 
成功案例9:陈××合同诈骗案,无罪辩护,一审开庭3年4个月后,检察院撤诉,一审裁定“准许撤诉”,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
陈××,男,1962年生,香港商人,2004年11月来西安成立陕西航星北斗公司,研制开发“北斗一代车载用户机”,2005年4月17日与福建冠盛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合同》,冠盛公司付款55万元,陈××转合作单位45万元,余款留作样机送检费用。因合同履行出现纠纷,冠盛公司2006年8月向西安市公安局某分局报案。公安分局2010年扣押陈××30万元,2013年7月24日对陈××刑事拘留,7月25日陈妻交款25万元和保证金2万元,次日对陈××取保候审。公安分局2014年6月16日向福建冠盛公司发还55万元,45天后(2014年8月1日)制作(2014)015号《起诉意见书》,向区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区检察院2015年4月21日以“合同诈骗”提起公诉,区法院2015年5月18日开庭审理,2018年8月20日第2次开庭审理。区检察院2018年9月25日撤诉,区法院2019年6月10日裁定准许撤诉。区检察院2019年10月18日作出《不起诉决定书》。陈××不服《不起诉决定书》,已提起申诉。
辩护律师的辩护工作:
一、进行无罪辩护。辩护人当庭提交辩护证据六组15份56页,证明《起诉书》隐瞒事实、隐瞒证据、隐瞒证据的证明作用,证明本案是经济合同纠纷、不是合同诈骗,用事实和证据证明陈××无罪。第2次开庭,公诉人提交补充侦查的证据6份87页。辩护人指出,补充侦查的证据不能证明陈××某华,可以证明陈××某华无罪。
二、催促法院判决。区法院第一次庭审是2015年5月18日,辩护人多次催促, 2018年8月20日(L法官已调到民庭工作)第二次庭审,仍然没有判决。直到2018年9月26日,辩护人收到区法院《刑事裁定书》,才知道检察院9月25日撤诉,法院裁定准许检察院撤诉。陈××不服裁定,提起上诉。西安市中级法院认为一审裁定违反诉讼程序,撤销一审裁定,将案件发回重审。其间,辩护人收集到更多的无罪证据,继续多次法官,要求开庭审理。2019年6月10日辩护人收到区法院《刑事裁定书》,再次裁定准许检察院撤诉。
三、对雁塔区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的意见。
《刑事诉讼法》和《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均规定:“对于撤回起诉的案件,人民检察院应在撤回起诉后三十日以内作出不起诉决定”,不起诉决定书应当送达被不起诉人及其辩护人以及被不起诉人的所在单位。区法院2019年6月10日裁定准许撤诉,区检察院应当在7月10日前给陈××和辩护人送达《不起诉决定书》。辩护人多次催促,寄信50封,区检察院2019年10月18日作出《不起诉决定书》,超过法律规定100天。陈××不服《不起诉决定书》,认为《不起诉决定书》隐瞒事实,编造谎言,违反程序,错用法条;陈××已经提出申诉,至今未见区检察院答复。
该案是司法实践中常见的公安机关违法插手经济纠纷,利用公权力替一方当事人讨债的案件。某区公安机关在未经人民法院审判、甚至没有向检察机关移送审查起诉之前,就把“暂扣”陈××的所谓的赃款发还报案人。案件的处理结果(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虽然表明陈××无罪,但是《不起诉决定书》留有后遗症。陈××被公安机关“暂扣”的55万元,已经被福建冠盛公司领走。陈××已经提出申诉,委托律师继续维权。
 
成功案例10:冯×医疗侵权案(又名酒精案),判决医院侵权赔偿。
冯×,男,1985年生,徐州市小学生,1995年夏天随父母来西安探亲,8月1日触电受伤,被送往西安某医院治疗。8月22日护士将一个内装酒精的葡萄糖瓶子给冯×输液,导致冯ד去大脑皮层状态”(植物人)。西安市某区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查明:葡萄糖瓶内的混合液体是75%医用酒精400ml,6%氨基酸100ml,10%盐水10 ml;输入液体量210 ml,“输入酒精量对10岁儿童来说已构成致死量”,结论:“不能构成医疗事故”。鉴定结论见报后,舆论大哗。张国安律师接受委托,担任冯×代理人,向某区法院提起民事侵权赔偿诉讼。医院反诉,要求冯×给付医疗费用。区法院委托上海司法部司法鉴定科研所进行司法医学鉴定,1998年3月20日结论:冯×的去大脑皮层状态,直接原因是电击伤,间接原因是误输酒精,医疗过失参与度25%。某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围绕医疗错误,法庭辩论激烈。区法院1998年9月16日判决:医院赔偿冯×35.5万元,冯×给付医院医疗费12.2万元。诉讼双方不服判决,均提起上诉。
西安中级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张国安律师论述医院的侵权行为,揭露病历中弄虚作假,分析某区鉴定结论的错误,最后指出:“医院的错误,等于把一名冻僵的人放入冰柜,给一名中暑的人穿上棉衣,对失血过多的人再抽血,抢走快饿死的人嘴边的馒头。医院的行为虽然不是故意的,但对患儿造成的危害,无异于雪上加霜,落井下石”。西安中级法院1999年6月25日改判:医院赔偿冯×23.5万元,驳回医院的反诉请求。
 
 
成功案例成功案例11:李××公安行政案:退休工人被打,罚款100元,引发四起行政诉讼。
李××,男,西安电影制片厂退休职工,2002年9月12日被西安市烟草×分局稽查队员殴打,手指“轻微伤”。李××长期控告,西安市公安局××分局未处理。李××2003年8月20日委托张国安律师担任诉讼代理人,控告公安分局长期不查破治安案件。公安分局2003年12月19日以“殴打他人”对四名稽查队员各治安罚款100元,以“阻碍执行公务”对李××也治安罚款100元。这一事件先后引发四起诉讼案件:
① 行政复议不作为案:针对公安分局长期不查破治安案件,李××2003年9月11日向西安市公安局申请行政复议,市公安局不理睬。李××2003年12月15日向西安某区法院起诉市公安局复议不作为。诉讼中,李××2004年2月13日收到《行政复议决定书》。区法院2004年3月19日判决:“确认被告未在法律规定期限内履
行法定职责的行为违法”。
② 行政告知不作为案:公安分局2003年12月19日以“殴打他人”对四名稽查队员各治安罚款100元,没有将处罚结果告知李××。2004年6月4日李××向某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令公安分局履行告知义务。诉讼中(9月2日)李××收到公安分局对四名稽查队员的《治安管理处罚裁决书》。区法院9月3日判决:“确认被告在2004年9月2日前未履行告知义务的行为违法”。
③ 要求撤销具体行政行为案:公安分局2003年12月19日以“阻碍执行公务”对李××治安罚款100元。李××不服治安处罚,2004年2月6日申请行政复议。西安市公安局3月18日送达《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公安分局对李××的处罚决定。李××2004年3月22日向某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撤销公安分局的《治安管理处罚裁决书》。区法院开庭审理,7月16日判决:维持公安分局的《治安管理处罚裁决书》。李××不服判决,提起上诉。西安中级法院开庭审理,2004年9月24日改判:撤销一审判决,撤销公安分局的《治安管理处罚裁决书》,责令公安分局退还李××治安处罚款100元。
④ 行政赔偿案:李××2004年11月15日向西安市烟草×分局申请行政赔偿,烟草×分局不理睬。李××的亲属和张国安律师同去烟草×分局,要求协商解决行政赔偿问题。烟草×分局领导借故拖延。李××2005年2月向某区法院提起行政赔偿诉讼。区法院主持调解,原告与被告达成协议,区法院2005年6月6日送达《行政赔偿调解书》,李××得到行政赔偿。